聚百秀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

首页 >  值得一看 / 资源

《天配良缘之西烈月》浅绿

青狼资源网 2018-10-13 值得一看
《天配良緣之西烈月》淺綠

基本信息

書名:《天配良緣之西烈月》
作者:淺綠
(作者)
出版社:江蘇文藝出版社
出版時間:第1版(2014年4月1日)
頁數:660頁
語種:簡體中文
開本:16
ISBN:9787539972763
ASIN:B00JA5ZWOA
版權:北京閱讀紀

編輯推薦


名人評書

《天配良緣之商君》裡的她隻是驚鴻一瞥,《天配良緣之西烈月》才是西烈月精彩人生的獨傢上演。蒼茫海域,她是一方霸主,足智多謀,運籌帷幄不在話下。強者之路荊棘密佈,幸得舒清等人從旁協助,過關斬將方得一片凈土。再是強悍再是剛毅,西烈月終究是一女子,她的心她的情終將歸往何處?阿綠姐筆下的女皇傳奇,非一般人可預測,我們耐心期待足矣!
——無憂

清雅淡然的慕容舒清,堅韌傲骨的商君,天賜良緣的各女主性格獨特,不遜男兒分毫,而作為海域女皇的西烈月,更加不在話下。身處一個以女為尊的世界,看淺綠如何妙筆生花,將男人和女人的地位來一次乾坤大挪移。精彩紛呈的驚險刺激還在繼續,王的男人究竟花落誰傢令人期待!
——無憂

一片海域,一段奇緣。若是有情,又何懼風雨。雖然海域風雨萬千,但是隻要你在我身邊,那麼我就有勇氣去面對世間的一切風浪。感謝上天賜予這段良緣。雖然歷經波折,但索性愛依然還在。從今以後,海域的天空下,有你,有我——相伴一生。
感謝綠又用清新的文筆給我們帶來溫暖的故事。千帆過盡,愛永遠都在。
——琉璃紫韻



作者簡介

淺綠,又名蝸牛綠。清新派言情作傢。文筆清新,簡練精悍,故事情節引人入勝,字裡行間流露真情。為人樂觀,堅信如果面前有陰影,那是因為我們背後有陽光。喜歡文字這種簡單而純粹的表達方式,深愛細水長流的情感表達。凡事隨心而至,寫文如是,人亦如是。
曾出版《錯嫁良緣之洗冤錄》《錯嫁良緣之一代軍師》《錯嫁良緣之後宮疑雲》《天配良緣之陌香》《天配良緣之商君》《天配良緣之西烈月》等,暢銷中國內地、臺灣,成為近年來最受歡迎的古言暢銷作品,深受萬千讀者喜愛。


目錄

《天配良緣之西烈月上》目錄:
楔子
第一章左右為難
第二章貴客臨門
第三章登基大典
第四章遠方客人
第五章青桐公子
第六章窺視之心
第七章新皇新政
第八章禍起毒物
第九章打探虛實
第十章愛恨之間
第十一章懷疑漸起
第十二章坦白真相
第十三章熙王葬禮
第十四章荷塘詩會
第十五章測試遊戲
第十六章科舉大考
第十七章青桐之禍
第十八章金榜題名
第十九章幽山祈天
第二十章險象環生
第二十一章意外之喜
第二十二章舒清離開
第二十三章女王之怒
第二十四章風雨欲來
第二十五章反撲之力
第二十六章棋差一著
第二十七章勝者為王
第二十八章另一種幸福
番外一悲催的季悠苒
番外二讓人頭疼的孩子們
……
《天配良緣之西烈月下》【一个人无非躺着,坐着和奔跑,跑到累死总比躺着饿死来得有好处。】


經典語錄及文摘

楔子
海域一百三十二年五月子時。
殿內,嬰兒響亮的啼哭聲響起,宮殿外焦急地徘徊瞭一宿的人們都停下瞭腳步,愣愣地盯著殿內,如釋重負地松瞭一口氣。一個紫衣女官走出殿外,微笑著對他們高聲誦道:“恭喜齊君,是皇女!”
皇女!聽到這個消息,殿外等候的眾人幾乎沸騰起來。
海域島國,風俗奇特,以女為尊。歷代女皇,為國事操勞,大多子嗣稀薄。女皇陛下雖已誕下一女二男,大皇女卻一直體弱多病,禦醫斷言她已時日無多。今日女皇又誕下一女,可謂海域之福,可喜可賀。
最為歡喜的,莫過於一直立於殿門外的齊峙,一身的藍絲絨緞,將他襯得修長而脫俗。俊美的臉上,洋溢著難以言喻的激動。多年來,他與女皇感情雖不錯,卻從不敢奢望能與女皇孕育孩子,今天不但實現瞭,還為海域添瞭一名皇女,叫他怎不歡喜。齊峙不理會身後頻頻傳來的道賀之聲,快步往殿內走去,他現在隻想見女皇,還有他的女兒。

殿內,西烈傾華在女官的攙扶下,慢慢坐起身來。雖然她臉色有些蒼白,額頭也佈滿細汗,但是精神依然很好。旁邊的奴才快速為她換上新的絲質白錦,用溫水為她擦拭身體。待一切收拾妥當後,女官接過禦醫悉心檢查和照顧好的小皇女,輕聲說道:“恭喜陛下,是皇女!”
西烈傾華輕輕抬手,讓身邊的人退下,才微笑著說道:“抱過來!”
“是。”女官小心地將手上軟軟的小生命抱在懷裡,將她的臉轉向女皇。
小傢夥像是有感應一般,原本閉著的小眼睛緩緩睜開,用又黑又大的眼珠子盯著西烈傾華看,靈動歡快的樣子可愛極瞭。
這讓心情本就愉悅的西烈傾華更是開心,她伸手將小傢夥接過來,抱在懷裡。小傢夥倒是不怕人,除瞭剛生下來的時候哭過兩聲之外,一直都安靜乖巧。
“陛下。”齊峙站在屏風外,雖然心裡極想馬上看到女兒,但是得不到女皇的允許,他還是不能進去。
西烈傾華聽到這溫潤親和的男聲,就知道外邊站的是誰,於是輕笑道:“齊,過來看看我們的乖女兒吧。”她一直希望能生下一個如他一般溫厚純良、善解人意的孩子,如今看到懷中的小丫頭乖巧可愛的樣子,她的心願算是達成瞭吧。
齊峙連忙走瞭過去,看到紅綢子包裹著的小女孩,皮膚白裡透紅、吹彈可破,眼睛黑亮有神、顧盼生輝。看見他走過來,小女孩眼睛眨巴眨巴地盯著他,齊峙心下又是一陣狂喜。
摸著孩子嫩嫩的小臉,齊峙笑道:“她長得真像陛下。”尤其是那雙眼睛。
仿佛聽明白瞭父親的話,小傢夥又眨瞭眨大眼睛,還張著沒牙的小嘴,笑瞭起來。這一笑,讓齊峙和西烈傾華的心也跟著暖暖的。
西烈傾華龍心大悅,呵呵大笑,叫道:“禮官。”
“臣在。”禮官拿著禮冊跪在龍榻之前,等著女皇的吩咐。
西烈傾華將小女孩交到齊峙手中,想瞭想,朗聲宣道:“皇女賜名‘月’,封‘昇王’。”希望她能如月亮般皎潔。
“是。”禮官握著筆,手下一滯,但很快就記錄下女皇的旨意。看來女皇陛下對這位皇女甚是喜歡。皇傢子女本就寡少,皇女冊封為王隻是早晚的問題,但是歷朝歷代,如昇王這樣一出生就封王的,還沒有過。
不僅僅是禮官嚇瞭一跳,齊峙也不敢相信地愣在那裡。他好不容易回過神來,立刻抱著懷中的女孩,跪道:“謝陛下。”
殿內女官大臣、奴才侍衛,也紛紛跪倒在地,連聲賀道:“恭喜陛下!恭喜昇王!恭喜齊君!”
西烈傾華輕輕抬手,她聽多瞭這些歌功頌德、山呼萬歲之辭,已經有些倦瞭,於是淡淡地說道:“好瞭,都退下吧。”
女皇忽來的冷漠讓人有些摸不著頭腦,上位者的心思,又豈是人人都猜得中的。眾人低呼一聲“是”,便迅速出瞭大殿。
齊峙抱著小皇女,看瞭一眼女皇孤高的背影,輕嘆一口氣,也出瞭大殿。
月兒,你可別讓你母皇失望啊。

初冬時節,寒風已起,迎面而來的咸濕寒氣,讓人忍不住直打寒戰。一個嬌小的湛藍身影卻正迎著寒風飛奔著,雖才九歲,但已習武三年,身手尚算敏捷,讓追在後面的女官跟得辛苦,也看得心驚,大傢在她身後直求饒道:“昇王,您跑慢點。”
女孩飛身穿過一片矮叢,剛來到後宮深處的花園,就聽到依稀傳來的一陣打鬥聲。西烈月大喝一聲:“你們幹什麼?”
調整好呼吸,西烈月越過樹叢,冷冷地看著眼前這班十四五歲的少年。
被喝聲嚇到的少年們,一看見是西烈月,額頭上立刻冒出細細的汗珠,連忙跪倒在地,齊聲說道:“參見昇王。”他們怎麼會倒黴地遇見昇王?雖然她年紀不大,可是深得女皇寵愛,為人也是霸道蠻橫。他們跟著大皇子,誰都不怕,就怕這位小祖宗。
西烈月看都不看這跪滿一地的官傢少年,緩緩踱到唯一站立著的俊秀少年身邊,似笑非笑地看著他,問道:“大皇兄,怎麼有空在這裡賞花啊?”
天知道,這大冬天的,哪裡來的花。西烈修戎一時間也不知道說什麼好,於是摸摸鼻子,順著西烈月的話,訕訕笑道:“皇……皇妹,你也這麼巧來賞花啊?”
“是啊。”她狀似不經意間一低頭,看到瞭半跪在地上,蜷著身子不停低喘的少年,故作不解地問道:“這是怎麼回事?”
西烈修戎一驚,立刻賠笑著上前扶起西烈修之,呵呵笑道:“皇兄和修之鬧著玩呢。”真是倒黴,竟然會讓西烈月看見,雖然西烈修之的父親被指禍亂後宮,可是在母皇還沒有發話之前,如果讓西烈月知道自己的作為,怕是又有一番麻煩。
“鬧著玩?”西烈月輕輕挑眉,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笑道:“原來皇兄喜歡玩這個?本王知道瞭。換本王和皇兄玩,如何?”說著,便一邊挽起袖子,一邊微笑著走近西烈修戎。
他怎麼忘瞭,西烈月本就是一個小魔頭。西烈修戎連忙後退幾步,一個勁地搖頭,“不不不,這個一點兒也不好玩。”誰都知道,母皇請瞭最好的師父教授皇妹習武,他怎麼可能是她的對手。再說,雖然現在跪滿一地的都是他的人,可是也沒有一個敢和她交手的啊。
西烈月斜睨瞭他一眼,厲聲說道:“既然皇兄也覺得不好玩,那以後還是別再和二皇兄玩的好,不然,下次就是本王陪你玩瞭!”
西烈修戎暗暗咽瞭一口口水,皇妹的氣勢越來越嚇人瞭,和母皇好像。
“好好好,太傅還等著檢查我的課業呢,我走瞭。”西烈修戎說完,趕快跑出瞭這片小樹林。跪瞭一地的奴才也連滾帶爬地離開瞭。
待這一行人離開之後,西烈修之也艱難地站直身子。他臉上被打得滿是瘀青,一身白衫也變得污濁不堪。西烈月也不扶他,隻是看著他搖晃地站好之後,問道:“你怎麼樣?”
西烈修之輕拍瞭一下袖口的灰塵,即使被打得已經看不出原來俊美無儔、清風朗月般的絕美面容,他還是淡然地笑道:“沒事。【隻願君心似我心,定不負相思意。】
西烈月盯著他蹣跚離去的背影,受不瞭地翻瞭一個白眼。他和他父親簡直一模一樣,都被欺負到頭上去瞭,還能一笑置之!活該被陷害,活該被欺負。
心裡雖然這樣嘀咕著,西烈月還是對著他的背影問道:“你打算就這樣一直被欺辱?”
西烈修之背影一滯,良久,他才低聲笑道:“修之或許已經時日無多,這些還有什麼好在意的?皇妹無須費心瞭。”他的父親是因為那絕世的容顏而陪在女皇身邊的,現在,他也是因為這絕世的容顏,而招來蹂躪之禍。這人人對美貌求之而不可得的想法,在他看來,卻是可笑之極。
聽瞭他的話,西烈月卻不以為然。她搖搖頭,回道:“你們不會死的。母皇自會處理。好好保住你這條命吧。”這麼拙劣的陷害,連她都看得出來,母皇又怎麼可能看不出來。隻是此事牽連甚廣,尤其是後宮之主斐汐渃一直拿所謂的“證據確鑿”借題發揮,母皇得花些時間處理罷瞭。
西烈修之聽完西烈月的話,並沒有顯得激動,也沒有追問,隻是一語不發地離開瞭。
西烈月莞爾一笑。他若不是這樣清冷雅致,或許她也沒有興趣救他瞭。
眾人離開後的小樹林安靜得有些可怕,忽然,一道清亮低緩的聲音帶著輕笑,說道:“恭喜陛下。”
茂密的樹叢之後,居然站著兩個華服女子。鎏金絢藍的朝服,襯得西烈傾華威嚴而高貴。她看瞭一眼身邊的女子,笑問:“喜從何來?”
女子看著西烈月離開的方向,不緊不慢地回道:“海域後繼有人瞭。”
                                                               

<

Tags:  好书推荐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真人棋牌-1秒暴富小赌养家,大赌致富>>试试手气

立即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