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百秀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

首页 >  值得一看 / 资源

《王牌太子妃·终结篇》吴笑笑

青狼资源网 2018-10-13 值得一看
《王牌太子妃·終結篇》吳笑笑

基本信息

書名:《王牌太子妃·終結篇》
叢書名:妃行天下系列
作者:吳笑笑
(作者)
出版社:江蘇文藝出版社
出版時間:第1版(2013年6月1日)
頁數:549頁
語種:簡體中文
開本:16
ISBN:9787539961712
ASIN:B00CZ5LAH0
版權:北京閱讀紀

編輯推薦


名人評書

有的人隻願有人相伴,莫管是否真心以對;有的人情願孤獨一生,也堅守內心的最愛。終於看到完結篇瞭,笑笑文中的愛情讓人熱淚盈眶。——雲丹
如果世界上真有烏蓬國這樣的地方,傾我所有我也要去!獅子和蛟龍的互動又好笑又有愛,像寵物小精靈裡的比卡丘,全文讀下來似乎和主人們一起完成瞭這一探險旅程!——透明的草
我覺得把諸葛梟用寶物收瞭,然後雪可以隨身帶著,這也是一種相伴到永遠吧……是不是有點虐啊,好吧,我自己蹲到墻角畫圈圈吧。——田春宇
為什麼我突然有個想法,夜冥之所以像現在這麼容易被降服,原因是他還不是真身,還是這一切都是假象?實在是被笑笑的精妙文筆所折服,感覺一直在靠近真相,一直又離中心漩渦甚遠,其實隻是不停在靠近,不停在走遠,永遠追尋每個人心中的答案!——心音


媒體書評

有的人隻願有人相伴,莫管是否真心以對;有的人情願孤獨一生,也堅守內心的最愛。終於看到完結篇瞭,笑笑文中的愛情讓人熱淚盈眶。——雲丹
如果世界上真有烏蓬國這樣的地方,傾我所有我也要去!獅子和蛟龍的互動又好笑又有愛,像寵物小精靈裡的比卡丘,全文讀下來似乎和主人們一起完成瞭這一探險旅程!
——透明的草
我覺得把諸葛梟用寶物收瞭,然後雪可以隨身帶著,這也是一種相伴到永遠吧……是不是有點虐啊,好吧,我自己蹲到墻角畫圈圈吧。
——田春宇
為什麼我突然有個想法,夜冥之所以像現在這麼容易被降服,原因是他還不是真身,還是這一切都是假象?實在是被笑笑的精妙文筆所折服,感覺一直在靠近真相,一直又離中心漩渦甚遠,其實隻是不停在靠近,不停在走遠,永遠追尋每個人心中的答案!
——心音


作者簡介

吳笑笑,女,瀟湘書院A級簽約金牌作者,作品長期盤踞各大文學網站點擊量、訂閱榜、月票榜單前列,並引發讀者大討論,掀起瞭“爽辣式寵文”新浪潮。其善於營造聲勢浩大的國恨傢仇故事,怨憎會、愛別離,人世悲喜都在她的筆下細水長流,草長鶯飛。其獨特的敘事方式和畫面感十足的愛情故事獲得一大批讀者粉絲的擁躉。


目錄

《王牌太子妃(上)》目錄:
第一章三胞胎下山
第二章杞洛其人
第三章百裡潭毀容
第四章百裡冰的皇後
第五章定王被廢
第六章杞洛的真實身份
第七章重覓柔情
第八章齊王造勢
第九章夜冥與素素
第十章柔妃
第十一章宴請誥命婦
第十二章烏篷靈獸
第十三章百裡冰偷襲
第十四章洛櫻之殤
第十五章柔妃設計
第十六章阮後大限將至
第十七章梟陽盟的主人
第十八章綰綰被擄
第十九章木靈兒
第二十章假父真愛
《王牌太子妃(下)》目錄:
第二十一章破天陣
第二十二章百裡溪慘遭凌辱
第二十三章瘟疫肆虐
第二十四章愛的囚徒
第二十五章下嫁老皇帝
第二十六章重遇他
第二十七章烏蓬園
第二十八章收服金獅
第二十九章收銀蛟
第三十章他的遭遇
第三十一章四獸歸位
第三十二章和雅引誘
第三十三章宣王事變
第三十四章韓姬被殺
第三十五章抓住慕容嵐
第三十六章軒轅玥稱帝
第三十七章雪兒設局
第三十八章和諸葛梟對峙
第三十九章收服夜冥
第四十章納妃
第四十一章最終對決
番外


經典語錄及文摘

第一章 三胞胎下山
白駒過隙,三年轉眼即逝。
雖是深秋,但陰瞳山依然青翠,一眼望去,逶迤綿延數十裡。偌大的山林空蕩蕩的,一點聲音都沒有。
忽然,濃密的林間小道上,慢慢走來三個粉嫩可愛的小娃娃,兩男一女。其中兩個男娃子長得一模一樣,隻是一個比較冷酷,神情倨傲,而另外一個卻顯得很萌,唇角噙著大大的笑意,可愛極瞭。至於女娃子,與他們有五六分相似,隻是精致一些,長大瞭絕對是傾國傾城的美女。他們三個是三胞胎的兄妹,酷酷的是老大花傾皓,可愛會賣萌的是老二花傾宸,最小的是妹妹花傾綰。三個人一邊說話一邊往山下走來。
“綰綰,我們真的要下山嗎?”老二宸宸眨瞭眨水汪汪的大眼睛,又萌又可愛地問。老三綰綰雖然最小,卻最有性格,頗有小魔女的風范,昂著頭挺著胸說道:“對,最近娘親心情不好,我問瞭喬叔叔,他說娘親是因為陰陽失調的原因。”
宸宸一臉迷茫地問道:“什麼叫陰陽失調?”綰綰的小臉上滿是得意的笑,“笨,就是娘親需要男人瞭,所以我們下山抓個美美的帥帥的男人上山給娘親,這樣娘親的心情便好瞭。”宸宸一臉受教瞭的神情。老大皓皓猛翻白眼,倆白癡,喬叔叔是騙你們的啦,其實娘親心情不好,可能是想爹爹瞭。
他抬頭望天,難道他們要去找爹爹?可他都不知道爹爹是誰。他是問瞭青姨的,聽說他有一個很帥很酷很有錢的爹爹。不知道爹爹為什麼不來看他們,娘親為什麼會不要爹爹?難道是爹爹犯錯誤瞭?皓皓一臉認真地想著,走在他身邊的綰綰和宸宸正熱切地討論著待會兒如何抓美男。
綰綰的聲音又響又脆,“待會兒我們就在官道上等,若是看到有馬車過來,我們就大叫救命,說有人追殺我們,如果有美男,我們就纏上他,把他逮上山送給娘親。”綰綰說完,另外兩個也不覺得有什麼不妥,點頭認同。綰綰掩著嘴咯咯笑,滿臉邪魅之氣,她的神情實在不像兩歲多的孩子。他們生長在陰瞳山上,平時被灌輸瞭千奇百怪的想法,個個古靈精怪,刁鉆異常。
“嗯,快點下山,天色已晚,若是再不下去可就來不及瞭。”宸宸話音一落,便搶先施展輕功往山下而去。身後的綰綰和皓皓一看,也追瞭上去,三個小娃娃眨眼便不見瞭蹤影。他們三個從小便用靈雀臺的靈泉之水洗身子,每天早上吸納陰瞳山上的天地極寒之氣,使得身子成瞭極寒之體,乃是習武的絕佳骨骼,不過眼下他們年紀太小瞭,隻學瞭一些保命逃命的武功。
陰瞳山脈過去大約十裡地,便有一條官道通南北,過往的客商不在少數。但此時日頭偏西瞭,官道之上寂靜無聲,一眼望去,天遙遙路遙遙,看不見一輛馬車過來。
三個小孩子端坐在官道一側的一棵大樹上,晃著腳丫子,有些百無聊賴起來。綰綰小手托著下巴,十分苦惱地說:“沒想到一輛車都沒有,眼看著天黑瞭,恐怕不會有車輛瞭,不如我們回去吧,明天再偷偷溜下山來抓人如何?”她好看的鳳眸望向瞭一側的兩個哥哥。皓皓點頭認同,正準備躍下樹回山上去,幸好娘親閉關修煉,他們用不著去思過崖思過瞭。可沒等皓皓動身子,便聽到宸宸驚喜地叫道:“你們快看,有馬車瞭。”
小傢夥們飛快地抬頭望去,果然看到遠處塵土飛揚,一輛馬車急速駛來,後面還跟著數匹駿馬,掀起半天高的灰塵。綰綰一躍,朝身後的皓皓和宸宸命令道:“走。”三道小身影躍下去,落在瞭那急速駛來的馬車旁邊不遠處。三個人不愧是三胞胎,異口同聲地叫起來:“救命啊,救命啊,有人追殺我們,有人追殺我們。”這時三人自然不敢用輕功,隻是鉚足瞭勁兒往前面跑,綰綰還不怕死地直往前面的馬頭上沖去,以防這些傢夥見死不救,就這麼過去瞭。
果然,駕駛馬車的人一看有小孩子攔住瞭馬頭,臉色陡變,趕忙一拉韁繩,駿馬的前蹄騰空,發出嘶鳴之聲,馬車往後顛簸瞭一下,隻聽馬車內一道冰冷的聲音問道:“怎麼回事?”駕車的人已控制好瞭馬車,面色一沉,趕緊稟報裡面的人,“殿下,有小孩子攔住瞭我們的馬車。”
綰綰聽到馬車中男人的聲音,冷酷清越又帶著點霸氣,不由得上瞭心。她大叫瞭起來:“大俠救命啊,我們被人追殺啊。”身後的宸宸和皓皓趕緊配合她,“大俠,救命啊,我們被人追殺啊。”綰綰躍到馬車邊,不等人反應過來,直往馬車上爬,一掀簾子鉆瞭進去,皓皓和宸宸不甘落後,怎麼能讓綰綰一個人看馬車內的傢夥呢,他們也想看啊。二人動作別提多迅速瞭,一起利落地爬上瞭馬車。
馬車前面駕車的和後面護駕的手下,臉色全都僵住瞭,不知道這是什麼情況,驚慌地叫道:“殿下——”而此時綰綰宸宸和皓皓都呆住瞭,因為馬車內竟然有一個絕色美男子。三個小傢夥眨瞭眨眼睛,還從來沒見過如此英俊的男人呢。雖然喬叔叔他們長得也不錯,可是和人傢一比,那真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馬車很豪華,半邊是軟榻,榻上不但鋪著白色的狐毛長氈,還擺著各式華麗靠墊。一方矮幾擺放在軟榻的一側,上面除瞭放著文房四寶外,還有一套紫砂茶壺。此時俊美的男人隨意地歪靠在一邊,修長白皙的手中端著一杯茶,那茶還冒著熱氣兒,先前馬車的顛簸,絲毫沒有影響到他,裡面的茶水竟然一滴都沒有溢出來。綰綰不由得滿心佩服,知道這人身手一定極厲害,他們可要小心些,別讓他看出破綻來,於是揚起臉問道:“大俠,我們被人追殺,你可以救我們嗎?”
馬車之中的人,乃是燕國太子關湛,他一襲白色長衣,袖擺和袍擺繡著精致的寒梅,花瓣分明,襯托得五官更俊美。微斂的眼瞳中,映著茶盅的冷光,看起來冷酷無情。此時他劍眉微微蹙起,打量著爬上馬車的三個小傢夥。他們大概隻有三四歲的模樣,個子長得挺高的,倒似一般人傢四五歲的孩子,眉清目秀的,長得都有些像。關湛望著他們,本來涼薄冷寒的心,竟難得湧上瞭一絲暖意,不知道為何,看到他們,他竟然覺得很喜歡。
“你們是什麼人?為何在此出現?”三個小傢夥此時已由先前的驚艷中恢復過來,一點也不害怕馬車中的男人,飛快地坐到他身邊,各自占瞭一個有利的位置。綰綰說:“大俠,你知道嗎?我爹爹不要我們瞭,說我們三個不是他的孩子,所以他用一輛馬車拉我們到瞭這裡,然後扔下我們便走。先前還有人追殺我們,所以我們才會一路跑,大俠你一定要救我們。”綰綰唱作俱佳,說完瞭還強擠瞭兩滴眼淚出來,我見猶憐。另一側的皓皓忍不住翻白眼,演得太過瞭吧,可憐的爹爹。待他看到關湛望過來的眸光,也隻得連連點頭附和道:“大俠,你要救我們啊,要不然我們肯定沒命瞭。”關湛看著這三個孩子,實在猜不透他們想幹什麼,不過對於他們的話顯然是不信的,如此可愛的孩子,就算不是親生的,父親也不會舍得扔瞭他們吧。
外面太子府的侍衛忍不住勸道:“殿下,這幾個孩子來歷不明,殿下還是把他們放下來吧。”綰綰一聽臉色就變瞭,飛撲到關湛身前一把拉著他的衣袖,傷心地哭訴道:“叔叔,你要救救我們啊。”一會兒的工夫已由大俠變成叔叔瞭。喬叔叔說過,小孩子嘴巴要甜,這樣就會讓人心軟。綰綰一哭,宸宸也跟著她哭瞭起來,這小子的哭功一向是一流的。此時馬車內,哭聲一長兩短還外帶套路,十分有節奏。關湛又好氣又好笑,望向一邊酷酷的小孩子問道:“你們叫什麼名字?”
“我叫花傾皓,他叫花傾宸,這是我們的妹妹花傾綰,我們是三胞胎的兄妹。”皓皓有板有眼地介紹完,馬車中的男子端著茶盅的手止不住輕顫瞭一下。花,竟然姓花,他對花這個姓是十分敏感的,因為他喜歡的女子便姓花,沒想到現在這三個讓他有親切感的孩子竟然也姓花。關湛瞳眸深邃,朝外面駕車的侍衛命令道:“走吧,帶著他們。”
“殿下……”太子府的侍衛臉色不禁有些黑,這地方陰森森的,傳聞這裡可是常常鬧鬼的,現在莫名其妙冒出來三個孩子,誰知道是怎麼回事。侍衛正遲疑,馬車內傳來冷冷的聲音,“走瞭。”侍衛不敢再反駁,應瞭一聲,一拉韁繩,數匹駿馬一路向南駛去。
馬車內,綰綰歡呼一聲,笑著朝床榻上的男子道謝:“謝謝你叔叔,你叫什麼名字?”
“本宮關湛,乃是燕國太子。”關湛瞳眸暗瞭暗,思緒有些飄忽。想到三年前,那時他名元湛,乃是名滿天下的得道高僧慧遠大師的高徒。後來有一日師父召他回山,告訴他有人來接他瞭,此人竟然是燕國皇帝派來的。原來他並不是無父無母的孤兒,他的父親乃是燕國的皇帝,母親曾是燕國皇帝的寵妃。因為父皇太寵愛他的母妃,導致她被善妒的皇後害死,父皇很傷心,便把他悄悄送往名滿天下的金璃寺,拜在慧遠大師的門下。
聽說他的父皇,足足在山腳下跪瞭三天,方求得慧遠大師開恩,同意看看他的骨骼是否適合練武。最後師父看他天賦極高,才收他做瞭關門弟子。後來父皇病瞭,才派人到金璃寺接他回燕國。從那時起,他不再是元湛,而是燕國皇帝的兒子關湛。等到他一回到燕國,父皇便撐著病體,賜封他為燕國太子。想當時,父皇言畢,引起朝堂上下極大震動。這兩年多來,他不但整治瞭朝堂,還滅掉瞭鄰國僖國,現在的燕國不再是以前的小國,而是六國中比較強大的國傢瞭。燕國內部的人也不敢小覷他,【蚊子肉也是肉啊。】朝堂上有瞭穩固的一批太子黨,即便皇後視他如眼中刺,也沒有辦法動手。
馬車內,關湛陷入沉思,一直坐著未動的三個小傢夥,眼珠子滴溜溜轉著。老二宸宸手一動,正想給關湛下毒,卻被綰綰搖頭阻止瞭。先前他們打算逮一個男人上山給娘親,但現在這男人十分厲害,而且外面還有數名侍衛,就算毒昏瞭這男人,也沒辦法對付外面那麼多人,所以還是先不動手的好。宸宸一看綰綰搖頭便縮回瞭手。別看宸宸又乖又萌,其實是三兄妹中最會使毒的一個,平時他喜歡和陰瞳山上的蜈蚣蠍子玩兒,使毒什麼的是他的專利。
綰綰笑著望向關湛說:“關叔叔,你們燕國是什麼地方啊?”關湛驀然回神,臉色溫和,使得他的面容越發皎潔,優雅似竹,“燕國啊,是一個很熱鬧的地方,什麼好玩的東西都有。”關湛看著這幾個小傢夥,很是喜歡,心裡萌生瞭收養他們的念頭,唇角不自覺地有瞭笑意,光輝熠熠。綰綰看得嘆息,關叔叔長得真俊啊,不知道娘親喜不喜歡這樣的美男子,她一定要把關叔叔拐回去送給娘親。
不過綰綰想到他們一直以來都待在陰瞳山上,好無聊啊,都沒有去別的地方玩過,不如跟關叔叔去燕國玩玩,然後把關叔叔拐回陰瞳山上,這樣不是一舉兩得嗎?她越想越開心,飛快地抱著關湛的手臂說道:“關叔叔,我們跟你去燕國玩行不行啊?”話音一落,皓皓和宸宸都愣住瞭,這傢夥可真是想一出是一出啊,他們若是去瞭燕國,娘親一定急壞瞭。尤其是宸宸,急得直朝綰綰翻白眼,可惜那傢夥當沒看見,繼續對關湛撒嬌。
宸宸那叫一個氣啊,他隻是答應她逮一個男人上山的,可沒想要到燕國去玩啊,他不想讓娘親生氣。宸宸嘟起瞭嘴巴,盯著綰綰,想著要不要把綰綰的嘴巴給毒得粘住,讓她一個字都說不出來。卻聽皓皓開口道:“好啊,那我們就一起去燕國玩玩。”宸宸有些錯愕,沒想到皓皓竟然也同意去燕國瞭。
皓皓見宸宸望著他,自然知道他想什麼,這小子平時是最黏娘親的一個,所以大概是舍不得離開娘親,不過他們難得出來一趟,自然要玩個夠,何況若是回去時娘親出關,定會被罰到思過崖去思過,倒不如玩夠瞭再回來,罰思過就罰思過,心裡能舒服一點。皓皓眨眼,望著宸宸誘惑道:“難道你不想去玩嗎?”
三個小傢夥自出生以來一直待在陰瞳山上,望來望去都是山,看來看去都是樹,個個都想出去玩。現在正好有這麼一個機會,宸宸終於不說什麼瞭,兄妹三人達成瞭共識,一起望向關湛。關湛五官分明的面容上,先前的冷酷不再,換上瞭一臉溫潤,瞳眸更是籠上瞭柔和的光澤,與別人面前冷酷陰沉的燕國太子完全不同,“好,不過你們要答應我一件事,我才帶你們去燕國玩。”關湛一開口,綰綰和宸宸三人便往關湛的身邊擠去,眼巴巴地望著他。隻見關湛勾唇一笑,滿面耀眼光華,舉手投足更是雍容華貴。綰綰眼中露出驚嘆的光芒,關叔叔好帥啊,和娘親很配喲,她一定要把關叔叔拐回陰瞳山去送給娘親,娘親看到這樣俊的人,心情一定會很好的。馬車內,關湛清潤如水的聲音響起,“你們要叫我幹爹,隻有這樣,你們到瞭燕國,別人才不敢欺負你們。”
“幹爹?”綰綰望瞭望宸宸,宸宸又望瞭望皓皓,三個人都不知道幹爹是什麼東西,好半天想不明白。最後綰綰的眼珠子轉瞭轉問道:“關叔叔,如果我們叫你幹爹,那燕國的人就不敢欺負我們瞭?”
“對。”元湛心情極好地點頭。宸宸又問:“那我們叫你幹爹有什麼好處沒有?”
“燕國太子府裡好東西很多,若是你們叫我幹爹,自然可以得到那些好東西。”
“哇,真是太好瞭!有毒蠍子毒蟲毒蛇嗎?”宸宸最關心的便是這些瞭,熱切地追問。元湛聽瞭倒是愣瞭一下,沒想到這麼可愛乖萌的小傢夥竟然喜歡和毒蟲毒蜘蛛之類的東西打交道,不過隻要是他想要的,他定然會給他找來,這麼想著他就點瞭點頭。宸宸立刻興奮瞭,甜甜地叫瞭一聲:“幹爹。”
皓皓一看他的神態,撇瞭撇嘴說道:“諂媚。”綰綰一看宸宸叫瞭關湛幹爹,也來瞭興趣,盯著關湛問:“幹爹,天山雪蓮、百年血人參有嗎?”綰綰喜歡研究醫術,最關心的便是名貴的藥材瞭,她身上有兩枚銀針,雖然醫不瞭什麼疑難雜癥,小毛病還是會看一些,而且銀針還可以用來對付壞蛋。她一開口,關湛便點瞭點頭,燕國太子府裡,還不缺這些東西,隻是這三個小傢夥太出人意料瞭,根本就不像他們自己說的那樣是被人扔掉的,很可能是偷跑出來的。雖然知道這樣,關湛還是很喜歡他們三個,想留他們在身邊。綰綰見關湛點頭,高興瞭,朝著關湛叫道:“幹爹。”
最後隻剩下皓皓瞭,關湛望著皓皓,發現這三胞胎的老大比較難搞定,他不太喜歡說話,很倨傲,姿態也很清高,天生一股唯我獨尊的派頭。現在年紀還小,假以時日,隻怕會成為一方霸主。關湛對他十分有興趣,不禁挑眉道:“皓皓是嗎?你想要什麼禮物呢?隻要你想要,幹爹便送給你。”
皓皓微微撇瞭撇嘴,滿身的傲氣,“這可是你送給我的,不是我要的。”他才不會像某些笨蛋,竟然張嘴跟人傢要東西,這是幹爹主動送給他的。皓皓想著問道:“你有什麼絕世武功秘籍嗎?”皓皓的武學天賦在三人中最高,現在身手就不錯瞭,不過喬叔叔他們總說他還小,隻教瞭他一些比較簡單的就不教瞭,說等他大些再學。關湛一聽皓皓的話,一下子笑瞭起來,瞳眸中滿是贊許,“幹爹的太子府裡有很多武功秘籍,到時候不但可以讓皓皓學武功,幹爹還可以陪你練武功呢。”
“真的嗎?”這下皓皓驚喜瞭,一向酷酷的傢夥臉上滿是激動,開心地朝關湛叫起來:“幹爹。”馬車裡響起瞭此起彼伏的愉悅叫聲,一路往燕國而去。
關湛手下的這些侍衛,是以前闌國錦衣司的人,後來追隨他回瞭燕國,他們一直跟著關湛,知道他個性冷漠,而且嗜血,但是沒想到現在竟然很喜歡這幾個小孩子,不由得感到奇怪。
陰瞳山的一處石洞,石門緩緩開啟,從裡面走出來一個身著白色勁裝的女子,頭發高束,面容清麗好似晨曉之花,周身上下渾然天成的傲氣。她正是閉關修煉的花疏雪,三年的時間過去瞭,她的容顏分毫未變,隻是舉手投足帶著一股強大的霸氣。
當年她看瞭祖師爺的信,決定留在陰瞳山上修煉他的獨門武功,一杖魔天,然後下山去把大魔靈夜冥抓回來。沒想到後來發生瞭一點意外,她懷孕瞭。孕婦是沒辦法習一杖魔天的,她隻好等孩子生下來再練。隻是她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竟然一胎生瞭三個孩子,花傾皓、花傾宸、花傾綰。想到兒女們,花疏雪的臉上有瞭淺淺的笑意。再有幾個月,她的一杖魔天便學成瞭,到時便可以下山去查大魔靈夜冥在何處。
石洞門外,小東邪領著陰瞳山的兩名屬下正等著花疏雪,一見她從石洞裡出來,忙迎瞭過去,小東邪的嘴巴張瞭張,有些不敢說。花疏雪一看便知道她有話要說,問道:“怎麼瞭?”自從靈雀被毀、大魔靈逃離靈雀臺後,靈雀臺每年都要下陷幾米,三年的時間已經下陷瞭十多米,如若再找不到青鳥火鳳銀蛟金獅四物鎮壓著靈雀臺,隻怕靈雀臺便要全部塌陷瞭,她們這些人都要陪葬,所以這些日子她有些煩躁。小東邪看花疏雪盯著她,頭皮發麻地說:“主子,是皓皓他們……”
“他們怎麼瞭?又犯錯瞭?”花疏雪一邊往外走一邊問。這三個傢夥確實有些搗蛋,總是給大傢找麻煩,不過正因為他們的搗亂,整個陰瞳山才會熱鬧些。若是沒有他們,隻剩下一片死寂瞭。
“他們不【当一件事情需要透过辩论或者争吵来让对方屈服时,这不代表对方的不可理喻,而是自我的无能。】見瞭。”小東邪嘀咕。走在前面的花疏雪以為聽錯瞭,掉轉頭問道:“你說不見瞭是什麼意思?”花疏雪的臉色有些難看,瞳眸深幽下去,周身籠上瞭寒氣。小東邪不想再惹毛她,趕緊解釋道:“他們三個私自下山瞭,不但如此,還把守山腳的黑欒給迷昏瞭。”黑欒做夢也沒想到宸宸會對他出手,一個沒註意,便被他給下藥迷昏瞭。三個小傢夥對於山上的機關瞭如指掌,不費吹灰之力便下山去瞭。
花疏雪的臉色頓時難看起來,瞳眸中更是騰騰地冒著怒火,可是想到三個不到三歲的孩子竟然單獨下山瞭,她又擔心瞭起來,心急地問:“他們什麼時候不見的?”
“兩天前。”主子在閉關,他們沒辦法告訴她,隻得等她出關。一聽說兩天前就不見瞭,花疏雪身子一晃,差點沒有急暈過去。小東邪趕緊伸手扶著她安慰說:“您別急,我們已經查瞭,兩天前的夜晚有燕國的馬車經過陰瞳山脈,想必那三個小傢夥便是跟著馬車,去燕國瞭。”
“燕國。”花疏雪的瞳眸暗瞭,深呼吸,調整瞭自己的氣息,雖然她在陰瞳山上閉關,但是天下的信息還是瞭如指掌的。聽說三年的時間燕國已成瞭一個強國,眼下這長洲大陸上,隻剩下六個國傢瞭。現在實力較強的國傢,便是雲國、夏國和近年崛起的燕國。至於闌國,聽說發生瞭一點意外,闌國太子百裡潭下落不明,現在闌國的皇帝竟然是當初被老皇帝貶往封地的肅王,肅王登基後,自稱雋陽帝。
傳聞這位雋陽帝習瞭邪功,功力大增,帶著一批人悄悄潛回瞭闌國的樊城,把當時的太子百裡潭給殺掉瞭,還殺瞭闌國的老皇帝惠帝,取而代之。闌國因此陷入瞭內亂,現在已無法和雲國、夏國、燕國抗衡。
至於這後崛起的燕國,乃是因為出瞭一個謀算過人的太子關湛。傳聞這關湛以前拜慧遠大師為徒,曾任闌國皇帝的錦衣司統領,不但艷冠天下,還足智多謀,才情堪絕。所以一被封為燕國太子,便成為人人矚目的人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除掉瞭僖國,還整頓瞭朝堂。現在燕國的朝堂上一派平和,沒人敢得罪這位燕國太子。
元湛,關湛,花疏雪唇角勾出瞭冷笑。當日闖進陰瞳山脈的人正是元湛和夏國太子諸葛瀛,他們和靈雀臺的人打鬥,致使靈雀被毀,大魔靈夜冥被放出來。關湛很可能被大魔靈附體,所以才會如此厲害,花疏雪猜測著,一路往前面走去。
小東邪等人跟著她,小心翼翼地看著她的神色,不知道主子有何打算。好久才聽到花疏雪的聲音響起來,“準備東西,我要立刻下山去燕國一趟。”

<

Tags:  好书推荐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真人棋牌-1秒暴富小赌养家,大赌致富>>试试手气

立即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