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百秀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

首页 >  值得一看 / 资源

《遗落在时光里的爱》十诫

青狼资源网 2018-10-13 值得一看
《遺落在時光裡的愛》十誡

基本信息

書名:《遺落在時光裡的愛》
外文書名:LostintheTimeofLove
作者:十誡
(作者)
出版社:北方婦女兒童出版社
出版時間:第1版(2013年3月1日)
頁數:250頁
語種:簡體中文
開本:16
ISBN:9787538570304
ASIN:B00AF1Q0F8
版權:北京磨鐵圖書

編輯推薦




作者簡介

十誡,磨鐵中文網簽約作者,筆名取自倉央嘉措那首古老纏綿的情詩,“第一最好不相見,如此便可不相戀……”。土生土長東北人,性格火熱外放,卻總有著百轉千回的小女兒心緒,喜歡在虐戀中尋找甜蜜元素。最幸福的事是將心中萬千思緒描繪成千百種故事,再訴與他人聽。


目錄

一離開你,我怎麼會不好
二將往昔隔斷
三塵封的記憶
四心頭的刺
五你是我再也不要的過去
六隻怪曾經已惘然
七天已黑,夜已深
八陌生人,再見
九過去,寂寞的愛
十透著悲傷的瞭然
十一我恨你,難道你不知道嗎?
十二剪不斷,理還亂
十三你的心裡,還有他嗎?
十四沈子嘉的追求
十五要如何在一起
十六最後的旅途
十七歲月靜好
十八番外


經典語錄及文摘


離開你,我怎麼會不好
良宵和周錦宸的重逢是在一個晴朗的午後。
浩海酒店門前,黑色的路虎和白色的廣本在相鄰的停車位上同時停瞭下來。
然後,車門同時拉開。再然後,無意間對上視線的兩人同時愣住。隔車佇立,兩兩相望。
一貫古井無波的眸子在看見她的那一剎那出現一絲波動,隨即恢復如常。周錦宸繞過車頭,走到瞭良宵面前,輕扯起嘴角說:“良宵,好
久……不見瞭。”
男人迎光而立,良宵看著陽光籠罩下的面容,忽然之間竟在他那笑容裡讀出瞭一絲苦澀。但很快,便又在心裡一個勁兒地說:“眼花
瞭……眼花瞭……”周錦宸從來都是意氣風發的,怎麼能苦澀。
良宵無所謂地聳瞭下肩:“是啊,好久不見瞭。差不多兩年瞭吧。”
“還有一個月零12天正好兩年。”
良宵怔住。之後,便是相對無言。
沉默瞭一會兒,良宵掏出手機看瞭眼,沖著眼前的人笑瞭笑:“我兩點要見客戶的。”
“是嗎?我也是約的兩點。有一個工程裝飾的項目要談。”
兩點,工程裝飾……
久不出現的老總今天忽然到公司,並且再三囑咐她:對方對此項工程極為重視,今天來選定最終方案的是終極BOSS(老板),要小心伺候。
良宵猛然間產生瞭一個想法:她今天要見的終極BOSS,該不會就是周錦宸吧!但願……沒那麼倒黴!
她笑著甩上瞭車門:“那你忙吧!”
“好,時間不早瞭,我先上去瞭。”
5分鐘之後,當良宵在頂樓西餐廳再次見到周錦宸的時候,瞬間有種天旋地轉的感覺。
良宵不禁嘆息,難怪啊,難怪……
難怪組裡那幫平時自視甚高的設計師們聽說她今天下午願意來見大客戶,都一副如釋重負的表情。難怪她要求合同談成後大休一個月時,老板會那麼痛快批準。敢情今天這尊大神是周錦宸!
周錦宸出手大方是盡人皆知的事情,當然挑剔也是出瞭名的。不但求最貴,同時也要求最好,一向是他的風格。良宵甚至還記得他那句常說的話:不要想著給我省錢,也不要想著糊弄我,我要的是高品質!囂張的男人!
約定的16號桌靠著落地窗,周錦宸此刻正坐在那裡,單手支著下巴,扭頭看著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良宵看著周錦宸英俊的側臉,幽幽嘆息瞭一聲,踩著高跟鞋認命地走瞭過去。她其實多少有些奇怪:周錦宸難道要破產瞭?一座辦公大樓的裝修而已,竟然閑到要親自過問。
細細的鞋跟踩在地板上,發出“咔噠咔噠”的響聲。周錦宸聞聲扭頭,看著走過來的人倒是沒什麼驚訝,隻是微微一笑,說道:“你現在在‘創意’?”
“是啊。”良宵微笑著坐到瞭他對面,“不過沒想到這麼小的魚,竟能勞駕您這尊大神親自出馬。”
“藍山還是卡佈奇諾?”
“不用瞭,我喝不下去。”良宵搖頭,然後奇怪道,“宏達……你什麼時候把公司名字改瞭?”
“‘宏達’是宸峰集團新成立的子公司。我最近幾年的工作重心都會在B市這邊,所以這座大樓的裝修工程我才會親自過問。畢竟辦公環境舒心,效率也會高些。”
良宵笑瞭笑,從大大的手袋裡掏出瞭一個黑色文件夾,攤開在桌上:“對於寰宇大廈的裝修,我們一共準備瞭三套方案。周總……”
“良宵。”周錦宸忽然伸手合上瞭文件夾。他其實想說:“你可不可以不要這樣,這樣……客氣得近乎做作”,可話到瞭嘴邊卻變成瞭另外一句:“不用看瞭,你的本事我是知道的。”
良宵“撲哧”樂瞭:“這話從你嘴裡說出來,還真有點兒別扭。”
周錦宸本身就是建築和經濟的雙學士。良宵至今還記得,那所精英雲集的學校裡,連續4年,建築學院櫥窗中所展示的最優設計作品,都出自他的手。
“周總還是看看吧,這三套方案我隻是幫忙潤色而已。況且,您總要親自拍板定下一套,我們才能有的放矢啊。”
“那你覺得呢?”周錦宸十指交叉放在小腹前,往後靠在瞭椅背上。
“我?”
“嗯,你比較偏向於哪一套?”
良宵想瞭想,重新翻開文件夾抽出一疊紙遞瞭過去:“這個,無論從哪個方面來講都優於其他兩套。”
周錦宸接過來,連眼皮都【重叠泪痕缄锦字,人生只有情难死。】沒抬一下就直接放回瞭桌上:“那就這份吧!”
“啊?”良宵驚訝,這也太雷厲風行瞭吧。
“由你負責,我沒什麼不放心的。”
良宵不置可否地笑瞭笑。這案子是絕對輪不到她來負責的。因為她來之前和Judy陳說好的,隻要這次她能順利拿下這單生意,立刻就放她一個月長假。那時候整個工程都已經結束瞭!
“這樣……”周錦宸清瞭清嗓子,一隻手搭上桌沿兒,指甲輕輕敲擊著手邊的瓷杯,“我的助理會擬好合同,這個周末之前給你傳過去。你們先研究一下,如果對上面的條款有什麼異議,盡可以提出來。如果沒有,就來我辦公室簽訂一下。至於具體的細節……”他頓瞭一下,
“實施過程中我們可以具體溝通!”
“好的。”良宵點頭,“我們一定竭盡所能讓周總滿意。”說著收拾好桌上的文件站瞭起來,正準備說“再見”就聽見他喚瞭一
聲……
“良宵。”那聲音低沉且充滿磁性,似乎帶瞭些曖昧不明的味道,亦如許多年前的某個晚上。良宵不禁恍惚,等再回過神來,周錦宸已經站在瞭她的面前。熟悉的氣味縈繞鼻端,心下意識地顫瞭一下。她退後一步,然後微仰起頭,扯出客氣的微笑:“周總還有什麼要求嗎?盡管提!”
“一起去吃頓飯?”
良宵頓瞭一下:“周總客氣瞭,哪能讓您破費。”
周錦宸輕笑:“剛剛還不是說有什麼盡管提嗎?一起吃頓飯而已,也要拒絕?”
“可是您這要求不在我工作范圍之內,我滿足不瞭。”
“不是要求,是邀請。”
“多謝周總美意瞭,我下午還有別的事情。”說完,良宵客氣地道瞭聲“再見”,轉身的時候周錦宸的聲音卻再度傳來……
“良宵,你這兩年,過得好嗎?”
邁出的腳步頓住,良宵回過頭,明媚地笑著,用一種極為篤定的語氣回答他:“好,當然好!”說完,不再猶豫地離去。
周錦宸,這世界上再也不會有比和你在一起時更糟糕的日子瞭。離開瞭你……我怎麼會不好?
PUB,音樂震天。
晚上,等周錦宸姍姍來遲趕到包廂的時候,一群人已經喝得烏煙瘴氣。
張子傑眼尖得在周錦宸剛一進門的時候就看見瞭他,立刻放開懷裡的妹妹,從眼前的桌子上端起兩杯酒,邪笑著起身迎瞭上去。
“不是說不來嗎?”
“想來就來瞭。”不等他遞過去,周錦宸直接伸手拿瞭張子傑手裡的酒杯,仰頭就灌瞭一大口。然後徑自穿過人群,走向瞭角落的沙發。
張子傑在他轉身的時候撇瞭撇嘴,拔腿跟瞭上去。大大咧咧地挨著周錦宸坐下後,用手肘撞瞭撞他:“心情不好?”這麼多年的關系,其實不用問,他也知道這廝現在肯定心情不咋地!
“沒有。”周錦宸愛答不理地應瞭一聲,再仰頭直接把剩下的酒全部幹掉。
“沒有?那怎麼沒精打采的?”
“無聊!”周錦宸轉過頭,不耐煩地朝他挑瞭挑眉,“閑的!”
張子傑嗤笑瞭一聲,抬手拍拍他肩膀:“看出來瞭,您老最近是挺閑的!”
周錦宸抿緊薄唇,看著他滿臉深意的笑容皺起瞭眉。
張子傑“嘿嘿”賊笑瞭兩聲:“為瞭一個芝麻大點兒的裝修工程,日理萬機的周總親自跑去酒店和一個小小的設計師面對面談條件,是挺閑的啊!”
周錦宸直覺他話裡有話,抿著唇沒作聲兒,沉默地用眼神逼視著他。
張子傑在他冰冷審視的眼神裡終於敗下陣來:“你見到良宵瞭吧!”
“見著瞭。”周錦宸挑瞭挑眉,沖著他冷冷一笑,“你也早就見著瞭吧。”
“嗯。”張子傑和他對視瞭一小會兒後終於敗下陣來,頗有些煩躁地扒瞭扒頭發,“我也是半年前無意中碰上她的。我在B市這邊的那套別墅,就是良宵操刀設計的。”
周錦宸咬咬牙,聲音裡已經隱隱有瞭幾分怒意:“半年前你就遇見瞭她?為什麼不告訴我?”
“錦宸!”張子傑皺眉,滿眼的不贊成。
“阿傑,關於這兩年我是怎麼找她的,別人不清楚,你還不清楚?”
“可兩年前你是怎麼傷她的,我也最清楚!”
周錦宸語塞,陰沉的面上似乎閃過一絲傷痛。他伸手從桌上拿瞭瓶酒,仰頭灌瞭起來。
兩年前……兩年前的夏良宵是愛周錦宸的,可兩年前的周錦宸卻將她傷得體無完膚!
張子傑也不攔他:“那時候遇見良宵,我就替你探過口風瞭。可是……可是她的態度很堅決。她不想見你。”他頓瞭頓,再開口時已經有瞭規勸的意味,“錦宸,其實,我覺得良宵現在這樣挺好的。你們兩個……與其在一起互相傷害,不如‘相忘江湖’吧。”
周錦宸哂笑,白瞭他一眼。
忘?剛離婚的那段日子裡,他也以為能忘。可若忘得瞭,誰還會在這裡“為伊消得人憔悴”?
“阿傑,良宵是我老婆!”
張子傑用酒杯碰瞭碰他手裡的酒瓶子,毫不留情地提醒道:“已經離婚瞭。”
“是嗎?”周錦宸輕哼著轉頭看向他,黑如曜石的眸子裡是狂妄的堅定和勢在必得,“阿傑,她一天是我老婆,就一輩子都是!”說完把酒瓶扔回桌上,起身大步走出瞭包廂。
良宵假期伊始的第一個懶覺,就葬送在瞭某人的奪命連環Call之下。
早上6點剛剛過,床頭櫃上的電話就“丁零零”響瞭起來,並且大有不接電話就沒完沒瞭的架勢。
含含糊糊地咒罵一聲,她從枕頭底下摸出瞭手機。剛剛“喂”瞭一聲,那邊便傳來一個熟悉的男聲,低沉渾厚,帶著溫柔的笑意:“是不是吵到你睡覺瞭?”
良宵立刻清醒瞭大半,一下子從床上坐起來,拿著話筒憋瞭半天才訥訥地開瞭口:“周……周錦宸?”
“是我。”那邊的人輕笑著調侃她,“不叫周總瞭?”
良宵皺眉:“你怎麼知道我電話的?”語氣有些不好。
“問你公司的陳總監要的。”
良宵“哦”瞭一聲,心裡大罵Judy陳那個更年期的老女人嘴不嚴實。
“良宵,你今天……有時間嗎?”
良宵頓瞭頓:“周總有事?”
不冷不熱的語氣叫電話那邊的人暗自嘆瞭口氣:“想請你吃頓飯,
就是不知道肯不肯賞臉?”
“不好意思,我今天已經有約瞭。”
“一整天都有約?”
“一整天都有!”
“良宵……”周錦宸嘆息著想要繼續說什麼,卻忽然被打斷瞭。
“抱歉,我忽然想起來有急事,先掛瞭!”良宵匆匆說瞭一句,然後竟然真的掛斷瞭電話。
老舊公寓樓的對面,英俊挺拔的男人斜倚著車門站在馬路邊。他收起手機,抬頭望向公寓樓7層的某一扇窗戶,眼中的光線逐漸變得幽深起來……
夏良宵,你躲得瞭我一天,能躲得瞭我一輩子嗎?
掛掉周錦宸的電話,良宵坐著發瞭一會兒呆,然後頭一仰又躺回瞭床上。想要再睡個回籠覺,可翻來覆去卻怎麼也沒瞭困意。於是嘆瞭口氣,起身去衛生間梳洗。她洗完澡出來,開瞭電腦,登錄瞭QQ(即時通信網絡工具),然後才開始拾掇自己。等換好幹凈的傢居服,正坐在電腦前擦頭發的工夫,安靜的屋子裡再一次響起瞭電話鈴聲。
良宵先是愣瞭愣,而後把手裡的濕毛巾抖開,換個幹燥的地方繼續剛才的動作。她以為還是周錦宸打來的,所以絲毫沒有起身要接電話的意思。
願意打就打去吧,他不嫌煩,她就拿電話鈴當音樂聽好瞭!果然,響瞭幾下之後,便安靜瞭下來。可就在這個時候,電腦屏幕右下方,QQ上Judy陳的頭像閃動瞭起來。隨手點開,一大片消息立刻轟炸一樣蹦瞭出來,密密麻麻的一大排,卻都是同一句話復制的:為什麼不接電話?
良宵當場被囧到瞭。回復瞭一行字:有何吩咐?
“下午5點,新港海鮮酒樓,胡吃海喝。有人請客。”後面又附送瞭一個“奸詐”表情。
良宵不禁疑惑,誰能請客,於是又問:“老板出血?”
Judy陳立刻跟過來一句:“那你是做夢!客戶公司請客!老板還指明要你也來參加一下。”
良宵心裡咯噔瞭一下。看著電腦屏幕上“客戶公司”四個字,直覺就把這件事和周錦宸聯系在瞭一起。
那個人向來說一不二,早上她毫不留情地拒絕他又隨便掛他電話,他肯定心裡不舒服,十有八九得出點兒什麼麼蛾子。就在她滿腹疑慮的時候,Judy陳的消息又過來瞭:“新華地產對上次小區的整體裝修工程很滿意,想要和我們建立長期合作關系。晚上這頓飯就是他們請的,應該算是提前拉近一下關系吧。”畢竟中國人的習俗——酒桌上好談事兒!
良宵頓時松瞭口氣,已經懸到嗓子眼兒的心也跟著落地。
新華地產是B市老牌兒的地產企業瞭,年初時候曾經和“創意”合作瞭一片小區的整體裝修工程。從設計到動工,都是良宵挑的大梁。如今新華請客,少瞭她確實不好,老板點名叫她去自然是合情合理。
算瞭,不管誰請客。總之,隻要和周錦宸沒有關系,就一切都是OK的!良宵長嘆一聲,手指飛快地在鍵盤上敲擊著:“那好,我先覓食去瞭。晚上新港見!”
新港酒樓在三環附近,從良宵住的地方開車過去十幾分鐘就能到。
下午四五點鐘的時間,剛好是下班高峰,路上堵車堵瞭個昏天黑地。等她匆匆忙忙趕到地方,已經遲到瞭將近一個小時。2樓包廂裡已經開瞭席,隻是酒才敬瞭兩輪,氣氛還沒進入佳境。
良宵推門而入的一瞬間,屋子裡忽然靜默瞭下來,所有人都向門口行註目禮,將目光定格在瞭她身上。短暫地註視後,一大桌子的人“哄……”的都笑瞭起來。她被莫名其妙的笑聲弄得有些尷尬。站在門口愣瞭幾秒後,咧開嘴苦笑著向兩傢公司的人一齊歉意道:“不好意思啊,我來晚瞭!路上堵車。”
“小夏啊,你是來得早不如來得巧!”說話的是“創意”這邊的曹副總,不到40歲,心寬體胖,常被公司人笑稱為曹胖子,“我這剛想念叨你,話還沒出口呢,你就進來瞭,你這輕功比曹操都好啊!”說完,自己就“哈哈”兩聲笑瞭起來,中氣十足,屋子裡都帶回音的。
新華是大客戶,人傢第一次請客自己就遲到,的確說不過去。良宵知道曹胖子這是給自己臺階下,便笑呵呵地接瞭下來:“曹哥,您要是減減肥,別說曹操,火箭炮都趕不上您的速度。”趁著屋子裡眾人哄笑的工夫往裡走去,撿瞭Judy陳身邊那唯一的空座兒坐瞭下來。可還沒來得及喘口氣,桌子底下的腿就挨瞭一腳。
“怎麼瞭?”良宵側過眼,發現Judy陳正用一種十分曖昧的眼神看著自己。尤其是那一臉的奸笑,叫她雞皮疙瘩起瞭一身。
“你幹嗎用那種眼神看著我?”
“我什麼眼神瞭?”Judy陳挑眉反問。
“很……含情脈脈!”良宵幾乎感覺自己的牙快要酸掉瞭。
Judy陳瞇眼冷哼瞭一聲,八卦起來:“良宵,我這不叫含情脈脈。你看對面,有人的眼神才叫含情脈脈呢!”
良宵被噎到,抬起頭看過去,不期然地和桌對面新華的副總沈子嘉四目相對。那一雙眸子不若周錦宸的漆黑深邃,卻【咬人的狗都是從來不叫的。】真的如Judy陳所言,含情脈脈、滿眼溫柔。他見她看過來,便微笑著點瞭點頭。
良宵不由得皺眉,僵硬地沖他笑瞭笑,迅速低下頭錯開瞭視線。
沈子嘉是新華地產現任老總的侄子。說是副總,其實新華這些年不少實權項目早已歸他掌握。忙活那個小區裝修工程的時候,良宵因為工作和他有過不少接觸。工程結束後沈子嘉曾經私下裡約過她幾回。良宵是結過婚又離瞭婚的人,男女之間那點兒事情不會不懂,自己根本沒有意思,也就沒給過他任何回復。再後來,沈子嘉倒也沒有再做過什麼,隻是逢年過節都會發條短信,或者打個電話慰問一下。走得不近,但也沒斷聯系而已。所以這件事,甚至沈子嘉這麼個人,良宵都壓根兒沒放在心上。可這人今天是喝多瞭還是怎麼著,明目張膽地這麼看著她,抽的什麼風?
正想著,腿上又挨瞭Judy陳一下,緊接著就聽見她用過來人的口吻下瞭定論:“沈副總對你有意思。”
“也許吧。”良宵語氣淡淡的,隻專註於盤子裡的大閘蟹。
“什麼也許,這事兒還能也許?!”Judy陳語氣裡頗有恨鐵不成鋼的意思,“良宵,你也老大不小瞭,應該找一個瞭。我看沈副總條件不錯的……”
“陳姐,你吃菜。這小龍蝦不錯。”良宵皮笑肉不笑地打斷她,將小龍蝦夾進她的碟子裡。
“你這丫頭!”Judy陳訕笑,然後看著小龍蝦身上紅乎乎的辣椒,心想:這是嫌我囉唆,用辣椒堵我嘴呢!得瞭,她也別費力不討好瞭!Judy陳搖頭伸筷子,相當彪悍地解決掉瞭小龍蝦。
幾輪酒互相敬下來,兩傢公司的人也就沒瞭那麼多矜持,氣氛逐漸熱鬧起來,不少好酒的人已經喝得滿面通紅。隻有良宵還坐在那裡安安靜靜地吃東西。
她今天就是本著“高調吃菜,低調做人”的原則來的。再加上剛才沈子嘉那曖昧的小眼神兒,這會兒她更不敢得瑟瞭。隻盼著自己能真的變成透明人,早吃完早脫身。所以不管誰敬酒,良宵隻是輕輕地抿一小口。也不管誰起哄,她都是“我自巋然不動”,微微一笑。她平時也不是愛鬧的性子,幾回下來,也就沒人再勸她酒瞭,隻是偶爾開上幾句玩笑而已。可良宵天生就不是存在感低的人,而且沈子嘉火辣辣的小眼神兒時不時地就往她這裡掃上一下,想不惹人註意都難。在場的差不多都是人精,嘴上不說,卻早已經心領神會瞭。
等吃完飯已經8點多瞭,除瞭“創意”那位年過五十、指標三高的老總徐康華,剩下的人竟然都還嚷嚷著沒盡興,要找個給力的地方繼續。
良宵是不想繼續瞭,可今天還有“新華”的人在,兩邊的人第一次聚在一起,又是為瞭促進合作,她要是不跟著一起,實在是不好。於是出門的時候,她難得厚臉皮地獻瞭一回殷勤,磨磨蹭蹭地靠到徐康華身邊,笑著晃瞭晃車鑰匙:“徐總,你喝得不少,別自己開車瞭,我送你回去吧!”
徐康華喝得不少,滿臉通紅,眼神也有點兒迷離。他扭頭看著良宵,“撲哧”一下樂瞭出來:“要不怎麼就說你們女同志心細呢!”可隨後的一句話直接把良宵秒殺瞭:“我今天就沒開車過來。一會兒你嫂子來接我,我倆也去找找浪漫去。小夏,你也別因為我這老骨頭耽誤找樂子,去和他們玩兒去吧!”說完便大步往馬路邊走去。良宵頓在原地,扭頭看著和自己有一段距離的那一大群人嘆瞭口氣。為什麼她這個休假人士還要出來應酬啊?!那要不要趁著這個時候開溜呢?正想到這裡,忽然一輛黑色寶馬駛過來停在她的身邊。車窗緩緩搖瞭下來,沈子嘉伸出半個頭到車窗外面,溫柔地沖良宵笑道:“夏小姐,要搭車嗎?”

將往昔隔斷
眾人經幾番商量,最後終於決定去市中心一傢叫“零點”的PUB。
零點,既是一天的結束,也是一天的開始。所以,“零點”向來以最HIGH的氛圍在B市聞名。任你再矜持內向的人,進去都會被感染,忍不住奔放起來。這倒是叫良宵想起瞭很久以前,大學時期某位好友說的一句話——都是些激素過剩卻心靈空虛的人,才會在該睡覺的時間不睡覺,靠瘋狂尋求慰藉。
可憐的是,她現在竟然也被強拉著成為“尋求慰藉”的一族。想到這裡,良宵幽幽嘆息,從車窗外飛速倒退的霓虹上收回瞭視線。
“怎麼忽然間嘆氣?”駕駛位置上,正嫻熟地控制著方向盤的沈子嘉忽然低低開瞭口。
“啊?”良宵下意識地應瞭一聲,隨後笑瞭笑,“沒什麼。”本一路安靜,他這會兒忽然說話,倒叫她有些反應不及。其實,良宵反應不及的不隻是這一句話。就像剛才,沈子嘉的車停在她的面前,問她要不要搭車,她還沒來得及婉言拒絕,就見一大幫人不知道從哪裡冒瞭出來,起著哄拉開車門把她推到瞭車上。她直到現在,還有一些搞不清楚狀況的懵懂感。
“女孩子不應該嘆氣的,應該多笑笑。尤其是像你這麼漂亮的!”沈子嘉扭頭沖著良宵笑瞭笑。昏暗的光線裡,英俊的側臉上有著說不出的溫柔。
良宵被他說得有些哭笑不得,最終隻是搖搖頭什麼也沒說。還女孩子呢,她都是結過婚又離瞭婚的老女人瞭。
“夏小姐其實不太願意和我們一起吧?”
良宵扶額輕嘆:“我其實是不願意去那麼鬧騰的地方。”
“其實,我也不太喜歡的,不過人偶爾需要放松一下。”
“要放松也不是去那種地方啊。吵吵鬧鬧的,腦袋都疼!”
“看樣子你是真不喜歡去。”沈子嘉撇瞭撇嘴,問她,“那你平時累的時候,都喜歡去什麼樣的地方?”
良宵以為他隻是為瞭調節氣氛閑聊,便也沒怎麼經過大腦就隨口答瞭一句:“我累的時候一般喜歡直接把自己扔進床裡。”
沈子嘉頓瞭兩秒,然後輕輕笑瞭起來,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說:“我倒是很想做那個把你拋起來的人,就是不知道你給不給我這樣的機會?”
這時,正好一輛警車閃著燈從兩人的車邊開過,警笛聲從開著的窗戶傳進車裡,蓋過瞭他的聲音。
良宵皺著眉,仔細辨聽沈子嘉的話,卻還是沒聽清楚他說什麼。等到警車開遠,他話也說完瞭。良宵有些歉意地問他:“不好意思,沈總。你剛才和我說瞭什麼?我沒聽清楚。”
“沒什麼。”沈子嘉聳瞭下肩膀,左右張望過路況後,再看向良宵時笑容中忽然帶瞭惡作劇的調皮,“良宵,反正我倆都不喜歡那麼吵的地方,也不想去什麼PUB。現在這麼好的機會,不如……我們一起私奔吧!”
良宵是打心眼裡不願意去“零點”那種亂糟糟、音樂震耳欲聾的地方,所以在沈子嘉改變路線的時候她並沒有反對,隻是聳瞭下肩膀,縱容地笑瞭笑。
沈子嘉沒問她要去哪裡,最後自作主張地把車開去瞭一傢特色川味菜館。
這傢店的口味很正宗,用料也很考究,當然價格也不便宜,不過在B市仍然相當受青睞。晚上9點來鐘瞭,竟然還是生意火爆到不行。沈子嘉開著車轉悠瞭老半天,費瞭大勁兒才尋到個空車位。
倒車的時候,他長噓瞭口氣,一副如釋重負的樣子:“謝天謝地啊!幸虧你眼尖,不然我以為要跟這兒轉悠到關門瞭。”
“我就說別這麼麻煩,換個地方。這裡還不是一樣人多,進去還不知道能不能找到空位置。”
“這個你不用擔心。‘新華’在這邊有間長期包房。”沈子嘉踩瞭剎車,解瞭安全帶,轉頭沖良宵露出個壞壞的笑容,“今天咱倆假公濟私一次!”
“呵……那今天這頓飯,我就更不敢吃瞭。”良宵推開車門下瞭車,彎下腰對裡面的人做瞭個害怕的表情,“別回頭再讓老總誤會我拿客戶公司好處,我還是趕緊打車回傢吧!”說著,竟然“嘭”一聲關瞭車門,把沈子嘉一個人留在瞭車裡。
“良宵!”沈子嘉急忙推開車門,兩大步繞過車頭,終於在酒店大門和馬路之間的空地上追上良宵,唉聲嘆氣地抱怨道,“你這女人可夠狠心的。就這麼把我一個人撇在車裡,也不怕我出事兒!”
“你一個大男人,能出什麼事兒!”
“被喜歡的人丟下,為情所傷,算不算有事情?”
良宵表情一僵,而後嘴邊的笑意也一點點消失。她抿著唇看瞭眼前的男人一眼,便緩緩垂下瞭眼眸,然後竟然一言不發地掉頭就走。
“良宵……你等等!”沈子嘉快速地伸手抓住瞭她胳膊,用身子擋在她前面,攔住去路後便立刻松開手,“良宵,我沒別的意思。我隻是覺著我喜歡你,也想讓你知道我喜歡你,僅此而已。”
良宵想說“你喜歡是你的事情,我沒有義務知道”,可最後隻是抬起頭,看著他笑得禮貌而疏離:“沈總,有些事情,我以為很久以前我們就已經心照不宣瞭。”
沈子嘉嘆息瞭一聲,面上露出一絲難堪:“好吧,良宵,我承認,一開始我對你感興趣的確是因為你長得漂亮,那時候我也確實沒有太認真。可是你身上有種東西總是能吸引我,叫我看見你就覺得高興,看不見你就覺得失落。所以……那時候我就和自己打瞭個賭,如果半年之內我對你還是這種感覺,我就認真追求你!”
“良宵,你知不知道,我看不見你的時候,整個心都會空落落的……”低沉的聲音回蕩在耳邊,良宵神色恍惚地看著眼前的人,心中驀地升起一絲酸楚。相似的話,許多年前,曾經也有一個男人對她說過。可現在呢,言猶在耳,卻已經物是人非瞭。然後,胃裡面忽然擰著勁兒地疼瞭一下。
沈子嘉一番話說完卻沒得到回應,多少有些懊惱,眼瞅著良宵細眉緊擰、一臉沉重的樣子更是讓他覺得傷自尊。可隨即他便發現良宵一隻手捂著腹部,臉色蒼白中隱隱透出一絲虛弱,似乎不太對勁。
“良宵,你怎麼瞭,哪裡不舒服?”他擔憂地皺眉,一隻手扶住她,另一隻手探向她的額頭。
“我沒什麼事。”良宵虛弱地扯出一個笑容,“可能晚上辣的東西吃多瞭,胃受不瞭瞭!”
“你有胃病?”沈子嘉驚訝道,關切的語氣中透出一絲責備,“有胃病還敢吃那麼多辣的!”說著苦笑瞭一聲,“虧我飯桌兒上看你吃辣的吃得那麼歡實,還把你領這裡來瞭。早知道應該帶你去喝些養胃的熱粥。”
“沒什麼,你又不知道我有胃病。”良宵皺眉搖頭,“我都好長時間沒胃疼過瞭,平時冷點兒、辣點兒也都沒事,今天不知道怎麼瞭。”
“要去醫院嗎?”
“不用,我傢裡有藥,回去吃點兒就沒事瞭。”良宵籲口氣,緩緩站直瞭身子,然後不著痕跡地掙開瞭扶著自己的手,“能麻煩你送我回去嗎?”
沈子嘉去停車位取車,良宵等在瞭原地沒有跟過去。就這會兒工夫,身後有高高低低的寒暄聲傳到瞭耳朵裡。視線往那邊瞟瞭一下,便看見一大堆人從酒店大門走瞭出來。她感覺自己站的位置多少有些礙事,就往邊上挪瞭兩步。這時候兩束燈光閃過眼前,沈子嘉的車已經從停車位裡倒瞭出來。良宵這會兒胃裡沒那麼不舒服瞭,想瞭想便拔腿迎瞭過去。可沒走幾步,忽然聽見有人叫自己的名字。聽聲音應該不算太遠,卻在這種嘈雜的環境裡有些微弱分散,但的的確確是叫她沒錯。
到底哪個熟人會在這裡碰見?良宵頓住腳步,轉過身,發現剛才走出來的那一群人,這會兒停在瞭她面前十幾步遠的地方。而她的目光,則在第一時間被那個眾星捧月般站在前頭的高大男人給吸引住……是周錦宸。
周錦宸其實走到飯店大堂的時候,就透過玻璃註意到瞭外面那個單薄的背影。然後,幾乎隻是一眼,便認出瞭那是良宵。畢竟空蕩蕩的地上隻有她一個人,太明顯。畢竟……兩個人彼此是那麼的熟悉。
周錦宸覺著在良宵對他避之不及的情況下,能在這裡遇見她實在是件再好不過的事情。他知道自己周圍人多,良宵肯定不願意面對這一群人的目光,於是準備和那一群人寒暄告別之後再過去找她。不管怎麼樣,能單獨和她說說話也是好的。本以為她會在原地逗留一會兒,可沒想到等自己出瞭門,卻看見良宵向一輛黑色的轎車迎瞭過去,明顯要走的架勢。情急之下也顧不瞭許多,便喊瞭出來。

<

Tags:  好书推荐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真人棋牌-1秒暴富小赌养家,大赌致富>>试试手气

立即开户